炒股配资正规官网_在线炒股配资申请_炒股配资线上开户

炒股配资正规官网_在线炒股配资申请_炒股配资线上开户

炒股配资线上开户 你的位置:炒股配资正规官网_在线炒股配资申请_炒股配资线上开户 > 炒股配资线上开户 > 2024年地方投资图谱 约六成省份固投目标增速提升 个别省份首度设置产业投资增速目标

2024年地方投资图谱 约六成省份固投目标增速提升 个别省份首度设置产业投资增速目标

发布日期:2024-02-08 05:23    点击次数:194

投资是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之一。在化债背景下,平衡发展与化债实质上就是平衡投资与化债。

据记者梳理,截至1月29日,共有28个省份公布了2024年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预期目标,其中19个省份设置了固定资产投资(以下简称固投)目标增速,其中11省份2024年固投目标增速相比2023年实际增速有所提升,占比约六成。

此外,4个省份有所下降,4个省份未公布或暂未公布2023年实际增速。一些省份因为投资负增长而未公布2023年实际增速,考虑到这一因素后,2024年固投目标增速相比2023年实际增速提升的省份数量和占比要高于前述数值。

经济大省和高风险省份目标增速相比2023年实际增速总体均有提升,但驱动因素有同有异。共同的地方在于随着城中村改造和保障房建设的推进,房地产投资可能有所改善。不同点在于,经济大省基建投资的增量来自于专项债,高风险省份则来自于增发国债、中央预算内投资等中央资金。值得注意的是,个别高风险省份更加重视除房地产、基建之外的制造业投资,首度设置了产业投资增速目标。

经济大省如何挑大梁?

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统筹好地方债务风险化解和稳定发展,经济大省要真正挑起大梁,为稳定全国经济作出更大贡献。中央财办有关负责同志解读时表示,债务风险高的地区要边化债边发展,在债务化解过程中找到新的发展路径,要更大力度激发民间投资、扩大利用外资。债务风险较低的地区要在高质量发展上能快则快,特别是经济大省要真正挑起大梁,为稳定全国经济作出更大贡献。

究其原因,去年超万亿特殊再融资债券向高风险省份倾斜,一定程度上增加了高风险省份的法定债务风险。这就要求高风险省份需要专注化解债务风险,地方债额度将会压降,同时政府投资项目也会减少。而经济大省财政债务风险较低,可适度增加项目和地方债额度,抵补前述“缺口”,支撑全国经济平稳增长。

所谓“经济大省”是指GDP在全国排名靠前的省份,一般指广东、江苏、浙江、山东、四川、河南六个GDP规模前六的省份,六个经济大省经济总量占全国的45%,是国家经济发展的“顶梁柱”。此外,也有研究将GDP规模前10的省份称为经济大省。

目前GDP规模前10的省份中湖北尚未发布2024年的预期目标,其余9省份中有6省份设置了2024年的固投目标增速,其中四省份固投目标增速相比2023年实际增速有提升,一省份下降,河南因未披露2023年固投增速而无法比较。总体看,增速提升的占比较大,原因可能有二,房地产投资降幅收窄或企稳,基建投资进一步回升。

其中,GDP规模第一的省份广东2024年固投目标增速4%,相比2023年提升1.5个百分点。广东省政府工作报告表示,今年要发挥好政府投资的带动放大效应,新增筹集建设配售型保障性住房1万套、保障性租赁住房不少于18万套(间),新开工改造城镇老旧小区1100个以上。用足用好中央预算内投资、增发国债等资金,额度分配向项目准备充分、投资效率较高的地区倾斜。

中部省份湖南2023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为-3.1%,主要受地产投资拖累,不过2024年该省固投目标增速为5%,相比去年实际增速提高8.1个百分点,主要推动力可能在于房地产投资企稳。

记者从多位地方财政人士处了解到,1月初监管部门已向地方下达了2024年提前批专项债额度,一些中低风险省份相比上年增长10%以上。1月29日,广东省发行新增专项债568亿元,由此成为今年首个发行新增专项债的省份。

记者还了解到,近日监管部门明确,符合下列条件的项目可率先发行专项债:2023年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均审核通过的项目,实施条件、专项债券资金总需求未发生变化的在建项目,且2024年仍有专项债券资金需求且收到债券资金后上半年能够支出使用完毕的项目。预计后续专项债发行将放量,进一步支持经济大省稳投资、稳增长。

高风险省份如何平衡化债与发展?

经济大省之外,高风险省份如何平衡化债与发展是市场关注的焦点问题。据中泰固收测算,2022年12个高风险省份基建投资占全国基建投资的比重为27.7%,占比并不大。

据记者统计,在已披露2024年主要预期指标的十一个省份中,八省份都设置了固投增速目标。其中五省份固投目标增速相比2023年实际增速提升,一个省份有所下降,两个省份未披露2023年实际增速。总体看,增速提升的占比也较大。

究其原因,这些省份债务风险高,有的省份基建投资增速已放缓,再叠加房地产投资下降,固定投资资产基数较低。2024年虽然专项债额度有所压缩,但增发国债、中央预算内投资、超长期特别国债等中央资金将对这些省份的基建投资形成支撑,同时房地产投资可能好转。

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表示,2022年开始大部分重点化债区域的基建投资增速已大幅降低,即使2024年对部分政府投资项目有所控制,但对投资和经济影响有所下降。

贵州省统计局数据显示,2023年贵州固定资产投资比上年下降5.7%,其中房地产开发投资比上年下降19.8%,贵州固定资产投资下降主要因为房地产投资下降。2024年该省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目标为4.5%,相比2023年实际增速提升10.2个百分点。

贵州省政府工作报告表示,2024年要加大基础设施补短板力度,加快黄百、盘兴等铁路建设,开工建设铜吉、黔桂增建二线等铁路,加快推进泸遵等铁路前期工作等;探索构建房地产发展新模式,加快建成交付4.42万套房屋,基本完成“保交楼”任务,启动实施保障性住房3600套,实施城中村改造2万户。

章俊表示,高风险省份新增债务和投资项目的管控重点在于防范新增地方债务,重点工程项目建设仍有中央配套资金支持。

据记者了解,万亿增发国债额度不按地方切块,而是根据项目质量和成熟度来安排资金。由于万亿增发国债不需要地方还本付息,一些高风险地区争取项目更为积极,西部某省份获得的增发国债资金约280亿元,超过广东省(254.7亿元)。

“增发国债资金不用地方还本付息,对地方尤其是高风险地区来说非常具有吸引力。只要项目储备好了,争取到国债资金,就能促进经济增长,也能增加就业,也意味着城投公司有了流水,一举多得,所以我们积极申报项目争取资金。”西部某省份发改系统人士直言。

从增速目标看,辽宁的目标值较高。辽宁省披露,2023年辽宁省固定资产投资比上年增长4%,高于全国1个百分点,居全国第14位,是近十年来首次超过全国平均水平。扣除房地产开发投资后,辽宁省投资增长18.3%。

辽宁省发改委副主任黄洋近日表示,新的一年,将聚焦全年投资增长10%的目标,以15项重大工程为总抓手,高质量抓好项目谋划实施工作,着力扩大有效投资,奋力完成年度投资任务。截至目前,全省储备项目超1.8万个,总投资超10万亿元,为后续投资工作奠定了坚实基础。

个别省份则将投资目标转为产业投资,比如云南省提出,2024年产业投资要增长10%以上。而在往年,云南省政府工作报告设置的投资目标均为固定资产投资目标。固定资产投资由基建投资、制造业投资、制造业投资(可看作产业投资)三大类构成,设置产业投资目标意味着对制造业投资更为重视,与此同时基建投资和房地产投资的重要性下降。

云南省统计局数据显示,2023年产业投资规模创下历史新高,产业投资增长10.5%,占全部投资比重过半达50.4%,规模远超房地产开发和交通、水利投资之和,达到历史最高水平,为云南省经济发展蓄积了后劲、打下了良好基础。